劉燁:中國PPP市場和政策處于全球領先水平

發布日期:2018/11/22 22:13:00 編輯:安永(中國)企業咨詢有限公司基礎設施和項目融資合伙人 劉燁

安永(中國)企業咨詢有限公司基礎設施和項目融資合伙人 劉燁 

 

謝謝孫會長,大家下午好!首先非常感謝PPP中心的邀請,能夠有機會參與本次論壇,和各位去交流。大會給我的分享的主題是PPP和中國方案,如何助力“一帶一路”的基建投資。其實前面各位嘉賓也都講了非常多,也都講的非常好,我的主題可能各位嘉賓都有所涉及,我簡要介紹一下。

 

首先我會從兩個方面來進行討論,大家都知道在PPP來講,政府和投資者是密不可分的兩個主要的主體。第一個方面,像肖主任說的,如何通過借鑒中國的方案,中國先進的經驗來助力“一帶一路”國家自身的PPP項目能力建設,特別是政府方面的能力建設。第二個方面,我們作為投資者,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各國投資者,如何借鑒PPP先進的理念,能夠實現更有效、更安全的投資。

 

首先基于我們安永全球基建的相關經驗,我們認為目前在中國PPP市場的發展以及政策和制度框架建設方面,其實是處于全球的領先水平,如果沿線國家能夠借鑒這些相關的經驗,將有助于這些國家自身的PPP制度,乃至投資環境的建設有比較大的提升。具體可能有幾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標準化的流程和合同文本。在我們國家,PPP中心財政部已經建立了標準的PPP相關的操作流程,同時發布了PPP操作指南和示范合同,也在制定各個文本。但是在“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按照我們的經驗,有一些國家沒有完善的PPP政策,也沒有標準化的合同,有的時候就需要我們的投資者,包括安永的客戶花費大量的時間和成本用于和所在國談判頂層設計和合同框架以及特別細節的合同安排。此外,也會造成同類項目上,不同投資者可能所適用的合同是不一樣的,在不同的投資者當中,可能有些投資者是遭到了差別化、不公平的待遇,不是一視同仁的。這樣的合同,缺乏標準的合同,也會導致部分項目的合同過于簡單,不夠嚴密,可能會為項目后續的執行造成隱患,也會對這些項目實現項目融資,可融性有一定的風險和困難。按照我們的經驗,我們認為有助于實現項目的規范實施,提高項目的透明度,降低風險和降低交易成本。

 

第二個方面,政府對于項目有顯著的財政資金,在“一帶一路”國家,當地股東缺乏投資能力以及項目的合同對手方缺乏履約能力,成為項目的主要制約因素之一。所在國政府也可以參考,像中國一樣設立專門的PPP支持基金,既能夠代表該國對于基礎設施項目的政治承諾,也能有效緩解項目股東出資不足和為河東對手方的履約提供增信。

 

第三個方面,大規模的示范項目,財政部已經評選出四批超過千億的示范項目,總量超過一萬億元,這在全國也是領先的。“一帶一路”國家也可以通過設立示范項目,激活PPP市場動能,印證市場吸引力,并通過示范項目能夠使投資者充分了解本國的項目運作流程和規范,增強投資信心。

 

第四個方面,要完善透明的項目信息披露,我們國家建立的PPP項目庫,統籌負責全國PPP項目的管理和信息公開,“一帶一路”國家也可以通過充分公開項目信息,促進項目流程的系統化,來促進項目的規范運作,營造公平競爭的環境,提升各國投資者的吸引力。

 

另外對于投資者來說,也要充分發揮PPP模式的本身理念和優勢,來為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各國投資者,參與“一帶一路”的項目帶來幫助。首先,我們知道PPP是強調物有所值的理念,要求投資者不僅僅是為項目提供投資帶來資金,更要帶來先進的技術,管理理念和運作的能力,以實現物有所值。在“一帶一路”的投資當中,更要秉承物有所值的理念,充分發揮投資者和其他主要參與者的能力和優勢,為當地國家提供物有所值的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這樣,才能使得我們的項目更受到當地國家的群眾和政府的歡迎,可以顯著地降低投資風險,實現項目的可持續運作。

 

其次,PPP強調建立伙伴關系,“一帶一路”強調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因此,在“一帶一路”的投資當中,投資者更應該秉承合作共贏的原則,建立各類伙伴關系。在股權投資上,就像梁總分享的可以考慮建立聯合艦隊,邀請所在國的企業,邀請EPC的承包商,原材料的供應商或者是運營商這些相關方共同投資。也可以請合作國的合作者來實現更高水平的運作,同時分享利益,分擔和降低項目風險。融資層面,投資者不僅僅是可以考慮國內的銀行進行融資,也可以發揮國際多邊金融機構和外資銀行的融資,也可以嘗試進行基金創新,在項目上推行一些包括項目債券在內的融資方式,來對接國際化的機構投資者,實現國際化融資,可以進一步降低項目的政治風險和項目的融資成本。

 

在項目的運作層面上,投資者要充分考慮當地的社區居民、員工、環境和項目終端用戶的利益和訴求,實現互惠互贏,為項目的穩定運作奠定基礎。我相信如果“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政府能夠充分借鑒中國的先進經驗,同時各國的投資者都能秉承PPP的先進理念去進行“一帶一路”的相關投資,“一帶一路”的相關投資一定發展得更加順利、更加安全和更加有保障。

 

在整個風險防范,特別是我們在海外做投資,肯定風險高于國內,更加關注風險的防范,風險的各個方面、各個種類類型也會更加的豐富。像您說的這個風險共擔和風險的合理分配也是至關重要的。因此我覺得一般我們都會建議投資者去海外投資的時候,一方面要秉承風險分配進行合理風險合理分擔,同時也要進行建立全方位的風險防范體系。我們去海外做項目,會建立低層的防范體系關注國家的國別風險,其實有些國家,如果說經濟發展趨勢是惡化的,法制是不健全的,像這樣的國家,特別是有可能沒參加《紐約公約》、《華盛頓公約》,可能對于國際投資爭端的保護都會有很多的障礙。在這樣的項目上,我們會建議投資者不要參與國家的投資,因為你只要進去了一個錯誤的國家,后續的風險防范等都會失效,這是第一個主要的風險防范層面。

 

第二個重點是在項目的合同上面進行風險防范,這里主要指的是風險合理分配,風險共擔可能也分幾個子層面。首先要使的這個項目在整體風險上,實現投資者承擔適應的風險,同時合同的對手方,也就是這個項目在中國PPP里面,也能夠承擔相應的風險,這是合理的分配。比如說一般在主要的“一帶一路”國家,發展中國家,在他們國家,可能安全風險、土地的風險是非常大的,所以應該有機構去承擔。

 

第二個,在機構承擔,如果出現履約,我們得對于他的一些信任或者能力不足的情況下,我們也需要能力安排,由國家的主權政府對他們的履約提供額外的主權保證。此外,就像前面大家也都談到的,在整個PPP合同結構當中,充分發揮各個參與方進行合理的風險分配,發揮他們的優勢。比如說就像梁總的技術問題,在整個PPP項目結構當中把涉及到技術和建設的風險,可能就要分配到EPC承包商這里,確保有足夠的能力承擔相應的風險。在整個項目的合同當中,對于一個項目的風險進行合理分配;

 

第三個,主要是在項目的回報機制設置上,比如說在“一帶一路”國家投資,可能很多高的通脹風險,高的匯率風險,像前面唐總也提到,我們可不可以通過在回報機制上做一些掛鉤,做一些Renovation實現部分的這些風險轉價和轉移安排,這上面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個,對一些不可抗力風險的承擔,可能要安排更為嚴密的商業保險,來去做風險的承受。一般在國內的PPP項目中,可能對于不可抗力的商業保險安排會比較的粗放一些,但在國際項目上,商業保險安排是否嚴密,對于項目的可融資性也是至關重要的,那么在建設期不止要有所謂正常的一切責任險,建設施工一切險,還需要延遲竣工險,可能還要有營業中斷險等等一系列的保險安排。可能通過中信保或者國際金融公司提供的政治保險來覆蓋對方政府可能出現的違約風險,對方國家可能出現的戰爭,會對限制或者國有化征收的風險。整體來講,要構建比較完整的風險防范體系,謝謝孫會長。


上一篇: 積極規范運用PPP模式 加大高質量公共服務供給補短板

下一篇: 沒有了

战舰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