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志國:PPP項目融資難是因為風險分配不合理

發布日期:2018/11/23 21:05:31 編輯:中國投資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 譚志國


中國投資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 譚志國

 

謝謝劉院長,按照主辦方和主持人的安排,讓我從第三方的角度來談一談目前社會資本在PPP項目融資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和挑戰。

 

剛才幾位領導在發言的時候都有提到PPP模式本身它不是一個融資方式,但是在整個的PPP項目實施過程中,它又必須需要融資,它是整個PPP項目全生命周期的起點,我們PPP項目要強調后續的運營,我們要運營必然要有可運營的實施,我們要去建設,要去建設、要去融資必然是要投資。如果融資問題遇到了障礙,那會直接影響到項目的有效落地。那么從第三方工作的角度看待這一問題,我個人的體會主要是三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是我把它總結為本金高收益低,所謂的本金高就是資本金,剛才兩位專家提到這一問題。因為我們國家的固定資產投資,有基本制度,基礎設施的項目通常是在20—30%,本身投資額很大,再加上比例剛性的要求,因為資本金不到位,后續的債券融資無從談起。收益低是相對的,我們現在講融資難或者是融資貴,我理解是在我們項目所能接受的條件和成本之下的難和貴。那么對于大量的這種基礎設施的項目,本身相對收益不是特別高,因為它有公益性,同時因為部分的市場出現惡性競爭,導致了收益率的偏低,也直接影響到融資的可落地性,所以我覺得這是第一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就是期限長、手續繁。期限長大家都知道,項目的周期基本上都在20年、30年之間,市場上能與之相匹配的長期資金,相對于目前的需求來講是不足的。如果這種資金的使用期限和項目的存續期限不個匹配,那必然會帶來流動性的問題,會帶來債務風險的問題,所以它是關鍵,這種期限的匹配。那么手續繁,其實我想說的是項目前期手續,我覺得它表現在什么地方呢?傳統的基本建設的流程要求和證照要求,與PPP項目實施的要求以及金融機構的信貸審批要求,我覺得它是不兼容、不匹配的,或者至少是在某些點上,時點上不兼容、不匹配,主體上也存在著不兼容、不匹配,而我證照的主體和融資的主體時點上不匹配,主體上也不匹配,這樣導致銀行、金融機構審批的時候遇到障礙。那么對于剛才幾位專家講的企業債、資產證券化等,這種主體時點上的不兼容,也會影響到它在實際當中的推進和運用,所以前期手續的不兼容、不匹配也很重要。

 

第三個主要的困難和挑戰就是征信難、渠道少。征信難,現在主要的表現是在做項目的時候體會特別深,現在在市場上能夠真正做到無追索、有限追索的PPP的真正項目的融資非常少,基本上從金融機構的角度都需要社會資本提供擔保和聯帶責任。那么都是來自于項目外的這種,或者是大部分來自于項目外的主體擔保,這跟當時設計PPP項目公司的制度不一樣,本來的本意是讓項目公司和社會資本進行風險隔離,但是實際上操作的時候,由于種種原因,我覺得還是難以完全實現。

 

退出的渠道比較少,比如像股權。那么股權的話,可能對于這種以運營為主體的投資人,我們要求它長期持有,這是完全合理的,非常嚴格。但是目前實際的市場有什么情況?可能很多和運營商聯合來投資項目,解決資本金投資的純粹的財務性投資人,對于這類投資人的股權投資,我個人感覺至少是在這個市場上,有很多的項目還不能做到分別對待,這樣他必然會影響到這種財務性投資人投資的積極性,因為它的流動性不好。那么后續這種運營期的盤活,無論是資產證券化或者是其他的ABS等之類的產品,實際上在這種運用的時候,因為手續的問題,因為時點的問題,其實還并沒有完全地大面積或者是大范圍地推廣,也影響到很多項目資金的使用。這是征信難,渠道少。

 

總體是這三個方面,造成融資難這一問題不是單一的,可能它有來自于政府方,有來自于社會資本的問題,有來自于金融機構的問題,也有項目本身的問題。項目本身也有很多不規范的問題,它的核心我個人的認識,我認為這個核心還是風險的分配不合理,也就是叫風險的分擔機制和風險的規避措施還沒有完全系統化地建立起來,所以才導致了目前這樣一種融資的困難也好,障礙也好,這是我的一個認識。

 

 

 

 

 

 

 

 

上一篇: 積極規范運用PPP模式 加大高質量公共服務供給補短板

下一篇: 沒有了

战舰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