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宇:PPP政策讓企業找到了更好服務三農的機制

發布日期:2018/11/22 22:56:00 編輯:大禹節水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王浩宇


大禹節水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王浩宇


各位領導,專家,嘉賓:大家下午好!我是大禹節水集團王浩宇,今天我們大會的主題是PPP經過五年的發展,進入了新時代、好時代、大時代,那么本環節討論的主題是PPP如何在鄉村振興和脫貧攻堅當中進行具體的應用和發力。大禹節水,我們在過去二十年兩千多個省,近兩億畝耕地上,服務了很多農民的企業,我們也有一個感觸,我們覺得今天的鄉村振興,我們的農業、農村、農民也迎來了我們的新時代、好時代和大時代。

 

那么在我們整個過去發展過程當中,我們其實有一個很大的發展盲區就在我們農村,我們十九大當中,已經明確提出,我們在未來的新時代當中,我們的社會發展主要矛盾已經變為了人民日益增長美好幸福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一個矛盾。那么哪里不平衡呢?哪里不充分呢?我覺得正是我們本環節討論的主題,我們恰恰是不充分發展的西部,不充分發展的農村,沒有得到充分發展的農業產業和我們快速過渡發展的工業、地產、東部、沿海城市之間的不平衡,造成了這樣的矛盾。

 

大禹節水在過去的二十年當中一直扎根在農村,公司定位,我們就是四個字,叫三農三水。農業節水、農村污水和農民供水。我們緊緊圍繞著農村的水來做文章,如何更好的技術、更好的模式、更多的資本,我們來服務中國的農村、農業和農民。

 

那么在鄉村振興的偉大戰略提出之后,我們也在思考,鄉村振興,我們的理解,我們覺得肯定不再是再去發展更多的種子、農藥、化肥,實際上從我們國家的農業發展來說,化肥已經夠多了,過剩了,農藥已經夠毒了,但是沒有解決核心問題。核心還是缺基礎設施,還是缺資產,我們在看到中國的農村,你是看不到資產的,銀行給農民做融資,沒有資產可以作為支撐。核心是兩塊資產,一塊是農業的農田水利,農村的水利資產,水利設施的嚴重缺失。農業機械設施的缺水,大禹節水在2015年,作為全國第一個進行社會資本投資,農村水利的一個企業,我們先開始了這條道路的探索,在云南的陸良,過去企業一直在進行節水灌溉的研發、銷售和服務。

 

過去的模式,政府出資金,我們參與投標,中標之后實施。長期以往有些矛盾無法得到有效的解決,政府出了資金,我們企業實施,實施完之后,我們交給農民,但是這樣一個富有很強的技術含量系統,農民是沒有辦法持續高效穩定運行的,缺失技術。我們作為有這樣能力的企業,我們在當中沒有辦法提供我們的服務,最后就造成了很多投資的損失、損壞和浪費。大禹節水在2015年,首先在水利部、財政部多部委的指導下,在云南陸良進行了實踐,我們給企業出資、農戶出資、政府出資三方出資,建成可長期使用經營的農田水利資產,和種植戶進行水費的收取進行補償。這一方法也得到汪洋主席的高度認可,將它定義為改革的示范村,這是在云南陸良的炒鐵村。

 

大禹節水從陸良的實踐當中,一直從全國各地進行PPP模式在鄉村振興當中的應用,目前已經在我們的陸良、遠謀、冰川、貴州、寧夏等多地進行了充分的實踐。近百萬畝農田通過PPP模式的應用,從過去種土豆、種煙草、種玉米轉為了種花卉、種蔬菜、種水果,給當地的老百姓創造了巨大的財富。那么我們的模式,我們總結認為PPP從國外引進過來,其實咱們也是做了很多創新,在政治機制模式之上,我們在具體的各個行業當中的應用,特別是在鄉村振興、脫貧攻堅當中的應用,我們的實踐認為還需要在模式基礎之上進行再研究、再創新、再突破。

 

大禹節水總結了一套PPP+農戶、PPP+用戶、PPP+技術服務于鄉村振興的機制模式,這套模式企事業很簡單,我們就幾個目的。要讓政府算清財政的賬,讓銀行算清經濟的賬,讓企業算清效益的賬,讓農民算清口袋里的賬。我們在云南的遠謀項目總投資3.06億,我們建設了11.4萬畝,從我們的投資轉變為高產田,過去這樣的項目,這3個億全部是政府投資,通過我們模式的運用,政府只出了1/3,政府的財政賬算的也很清楚,金融機構,過去我們政府干項目,項目是什么東西?搞不清楚,我們現在項目就是實打實的資產,可以被銀行和金融機構確認為融資的資產,這樣的資產也是我們國開行支持的,在遠謀,我們拿到了國開行2.8利息的貸款,項目收取稅費的方式,每方水在1塊錢左右,完全能夠滿足銀行的利息和需求。企業過去是很難拿到這樣大的項目,整縣域的覆蓋,主要是為農民創造了他們可以看得見,特別是能摸得著的口袋賬。

 

從鄉村振興,我們覺得是一個國家偉大的戰略,在新時期、新時代之下的偉大戰略,我們有很多人都在其中參與,從大禹節水實踐當中,我們認為鄉村振興還需要更多的力量來關注,更多新的機制模式來進行研究和分析。同時,也需要所有的參與方擁有更多的戰略耐心,我們鄉村振興,十九大提出整個規劃是到了2050年,我算了一下我是很有耐心的,我今年27歲,2050年,我60歲,剛剛退休,是值得出來奮斗的。為什么要有耐心?確實在鄉村當中,還是有很多的機制模式缺失,條件的不成熟,農業一直是看上去很偉大,但是干上去是很累的活。產生穩定收益的企業并不多,作為我們企業,如何來參與鄉村振興?過去大禹節水二十多年一直在總結,如何在這么一個最艱難的行業當中,找到我們企業的盈利模式,可以持續的發展和經營。我們認為一定要有所取舍企業的參與。

 

農業是怎么算怎么賺,算起來都很賺錢,但是干起來賠的一塌糊涂的行業。我們自身的感受就是,我們只做一段,農業是一座金山,我們企業是給你賣挖金子穿的牛仔褲或者是挖金子拿錘子的,不管是種什么,今年賠明年賺,我們從企業,我們代表了我們上市公司的股東,同時也承擔了金融機構的金融資金支持包括政府的信任,我們還是要創造穩定的效益,需要有戰略的耐心。但同時我們又信心,我覺得應該沒有任何一個時期,像今天這樣對鄉村振興,對我們的農業、農村、農民的未來這么充滿信心,也是我們國家這么多年發展之后,最后一塊,還蘊含了很大的需求,很大機遇的地方。

 

我們大禹節水讓農業更智慧,讓農村更美好,讓農民更幸福作為企業的發展使命,我們也堅信,如果我們的農村不美好,那么中國不會美好。如果我們的農民不幸福,中國也不會幸福。這條路還很漫長,但是我們也確實感覺到在當前的政策環境之下,特別是得益于PPP政策的落地和應用,讓我們企業和相關的金融機構、政府找到了一條能夠更好為農村、農業、農民服務的機制,也希望能與更多的與會者、嘉賓來進行進一步共同的探索和摸索,感謝大家!

 

 

 

 

上一篇: 積極規范運用PPP模式 加大高質量公共服務供給補短板

下一篇: 沒有了

战舰少女